为什幺翻花绳是游戏、绑鞋带不是?

所属栏目:D艺生活 2020-06-15 21:58:37 来源于:http://www.sbet1111.com

为什幺翻花绳是游戏、绑鞋带不是?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哲学家花费许多时间企图找出各种概念的定义。如果你有注意到的话,那些典型的哲学问题,都是关于抽象概念的定义:

什幺是「正义」?什幺是「心灵」?什幺是「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格式的问题,若把主角换成具体的东西,就会看起来好像比较好回答,但其实不然。例如:

什幺是「蜥蜴」?

如果你的五岁小孩这个问题,拿一只蜥蜴给他看或许就能搞定。但如果这个问题是以哲学家通常比较感兴趣的形式提出,那幺,它要求的并不是「给我看一个『蜥蜴』的实例」,而是「给我一套规则,让我在将来可以靠它来区分任何东西是或不是蜥蜴」。

以这种形式发问,让问题一下子变得很难,难到会让你怀疑:「天哪,我连什幺是蜥蜴都回答不出来,那我平常怎幺有办法用『蜥蜴』这个词用得那幺顺?」

事实上,这就是人类认知能力的一种特色:即使无法说出某个概念的确切定义,我们也有办法用它来沟通无碍。这种「无法后设报告,但会用」的现象不只发生在定义上,也发生在其它语言使用规则上,比方说文法。我写中文满少犯文法错误的,但若要我把平常写作使用的文法给列出来,我可是一条都办不到。

哲学圈外的人,特别是那些审核高教研究经费的人,偶尔会质疑哲学家花那幺多时间研究定义,到底有什幺意义。在檯面上,哲学家有时候会说出一些正气凛然的理由,而有时候,这些正气凛然的理由,也确实是他们花费心血进行研究的动力。不过我相信,至少在大部分时候,哲学家研究定义,除了为了升等之外,是因为研究定义是件有趣的事情。不过他们被採访时通常不会把这个理由当成回答的首选,因为一般人可能比较难以体会研究定义有什幺好玩的。

即使是跟一般人介绍说,哲学家研究定义时有上述这些程序,恐怕也只会换来一张黑人问号图吧。

这时候,我想,就是《什幺是游戏?》这本书进场的时候了。《什幺是游戏?》的作者休维尔是法国卡昂大学的哲学家,他在这本书里试图定义「游戏」,并且真的弄了一个还满像样的东西出来。休维尔的定义或许不是完美的,但考虑到定义概念本来就很困难,这本书读起来,我必须说,还是满励志的。更重要的是,就算是对于如何研究定义没有概念的人,如果能顺着休维尔的思路,搞懂他怎幺面对和化解他遇到的问题,应该也能比较理解哲学上的 「研究定义」是怎幺一回事。

所以,什幺是游戏?

若要定义X,哲学家的一种常见策略,是先把X和其它看起来有点像X但其实不是的东西区分开来。对一般人来说,游戏是用来玩的,但并不是所有的「玩」都是游戏。「放假要去阳明山玩」这句话的意思跟「放假要去阳明山玩游戏」和「放假要玩一个去阳明山的游戏」显然不同。基于类似的道理,你一边听老师讲课,一边把玩手上的橡皮筋,这可以算是「玩橡皮筋」,但不算是在「玩游戏」或「玩橡皮筋游戏」。

所以,玩游戏跟单纯的玩,有什幺差别?还有,虽然我不是很想要这个资格,但是,怎样才算有资格说自己在「玩一个橡皮筋游戏」?

试想这个情况:

打结:你把橡皮筋两两绑起来,让它们连成一条更长的橡皮筋。

「打结」算是在玩一个橡皮筋游戏吗?这可能有讨论空间,例如:

护具打结:如果你进行「打结」是为了得到更长的橡皮筋,好用来固定身上的护具以避免参加年金会议时军公教抗争者殴打。单手打结:如果你进行「打结」并不是为了得到更长的橡皮筋,而只是纯粹在消磨时间。事实上,你为了让这段消磨时间的行动更有趣,还规定自己只能用单手。

以我的直觉来说,「单手打结」看起来满像是在玩游戏的,而「护具打结」则不是。如果你的直觉跟我相仿,那幺这两种案例之间的差异,或许就显现了游戏的部分判準,或许,当我们把某个行动判断成是在玩游戏,这代表:

根据(1),随意把玩橡皮筋并不算是在玩游戏,因为这种行动没有规则可言,也无所谓「怎样算是达成目标」。

根据(2),为了製作护具而把橡皮筋打结,并不算是在玩游戏。

(3)显示了游戏的另一个特色。游戏是人造出来娱乐自己的行动,这种人造行动跟其他相较之下比较自然的行动的差别在于,前者有很多就效率来看无谓的规则。如果我的目的是抓到人,我就不会规定自己只能抓「还没喊『红』的人」,因为如此一来就降低了抓人的效率。但是如果我在玩红绿灯鬼抓人,为了让这件事情变得好玩,我们就会同意不能抓喊了红的人。

同样的道理,钓鱼高手知道怎样才容易钓到鱼,而这些诀窍如果表列出来,也可以呈现出一套规则,但当一个人为了增加钓鱼效率而尽力遵守这些规则,我们并不会说他在玩一个钓鱼的游戏,因为这些规则之所以存在,是为了服务跟游戏无关的外在动机:「钓到鱼」。反过来说,如果一群钓鱼者彼此约定遵守某些无法用外在动机来说明其道理的规则,例如:

当鱼咬饵使得浮标下沈的那一刻起,钓手必须单脚站立,直到顺利钓起鱼,或者鱼脱逃。

这可能就会使得钓鱼活动看起来比较像是游戏。

「游戏的初步条件」并没有涵盖休维尔在《什幺是游戏?》里提到的完整理论,但应该足以让大家理解他思考的方向。更重要的是,在你真的去把这本书找来看之前,可以先把「游戏的初步条件」当成一个挑战:这些条件足以定义「游戏」吗?它有什幺不足之处?你能替它想到什幺反例?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汇丰娱乐安卓版|最权威的生活指南|集生活消费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十年信誉玩家首选亚洲第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最新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