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新潮流就是要跟着Stephen Curry走?

所属栏目:W优生活 2020-06-08 05:30:36 来源于:http://www.sbet1111.com

NBA新潮流就是要跟着Stephen Curry走?

对于Stephen Curry那些被我们视为糟糕的出手,我们都有太深的误解。

如果在一次攻守转换中,他在30英尺开外地方急停,而防守者甚至没来得及把手伸起来,那这就并不能算是一次不好的投篮。如果Curry绕着球场找掩护摆脱防守,在跑出空当的第一时间,投出一个失去平衡的三分,但是在整个过程中他吸引了其他四个防守者的注意力,那这也不算是一次不好的投篮选择。即使他的出手选择违背了所有约定俗成的球场规则——但如果球进了?那这就不是一次糟糕的投篮。

注1:30英尺为9.14米,NBA三分线为7.25米

NBA新潮流就是要跟着Stephen Curry走?

所有伟大的球员都被期待着能持续进步。2010年,Kevin Durant开发出了「改变生涯轨迹」的变向运球;2012年,LeBron James改进了自己的低位进攻后,成为了效率之王。但是这个赛季,整个联盟面对Curry更加丰富的「军火库」(进攻手段),依然显得措手不及。

在14-15赛季的例行赛中,他在30英尺或更远的地方一共有16次三分出手尝试;而15-16赛季他这样的出手次数近乎是上赛季的三倍。正如全世界都在试图追赶金州勇士队高歌猛进的步伐,Curry在本赛季所表现出的意料之外的戏剧性也迫使篮球专家们不得不创造出一个新的评判标準,以评估Curry这前无古人,估计也后无来者的投篮选择。

在甲骨文球馆以南四百公里的奇诺岗高中,校内有一座体育馆,这里是今年全美唯一一个尝试了更多不合理出手的地方。Ball(Ball)一家就住在奇诺岗——一对热爱篮球的父母抚养着三兄弟——男孩们意图拓展我们对篮球的常规理解,一出手就是一记35英尺开外的投篮。LaVar是一家之主,同时也是这种疯狂意志背后的主导。

「我的观念是,只有你没有练习过的出手方式才能算是糟糕的出手,」LaVar Ball对我说。「如果你练习过30,40英尺开外的投篮,那你的这些超远距离的投篮就是好的投篮。30英尺外,无人防守的出手要比踩準三分线距离迎着防守人的出手要合理得多——如果你练习过超远距离的投篮,那你就可以用你的技巧和肌肉记忆,轻鬆自若地出手。

金州勇士队和克里夫兰骑士队的例行赛第二次交锋在Martin Luther King日拉开战幕,这场比赛中,Curry的的确确地做了一次糟糕的投篮选择。这次投篮发生了第三节还剩不到5分钟的时候,Curry持球推进到前场,他在骑士队场地中央巨大的「C」字母标誌处就随意地停下,径直投篮出手。球落到Kyrie Irving手中之前擦到了篮筐的前沿。那个节点,勇士已经以87比52总比分领先。Curry感觉到无趣,所以他随意扔出一个投篮,只是做一次无意义的尝试。

NBA新潮流就是要跟着Stephen Curry走?

我们回溯到圣诞节那一天,在勇士队与骑士队的赛季首次交锋中,ESPN的评论嘉宾Mark Jackson曾提出过一个论点,代表了老一辈球员对于「Curry现象」的担忧:「他的存在伤害了这项运动…我之所以这幺说是因为当我去到那些高中体育馆里面,我看那些孩子,他们抱着球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三分线外。可是孩子们很抱歉,你们不是Stephen Curry。」

也许Jackson说得太绝对了,如果真的有一个孩子表现得像另一个Curry呢?就在Martin Luther King日同天,在勇士骑士之战开始的四个小时前,远在马萨诸塞州的斯普林菲尔德——篮球运动的诞生地,LaVar Ball的大儿子,奇诺岗高中的控球后卫Lonzo Ball,在几乎是同一个点上,出手了一次投篮。有些时候,现在和未来在同一个平行轨道上行进。

NBA新潮流就是要跟着Stephen Curry走?

如同Curry一样,Ball并不受制于常人接受範围的理念。有些人会不看好Ball的「妄自尊大」(ESPNU的主播形容这记投丢的超远投篮为「不是一次好的投篮」)。但究其根本,我们不得不说这个世界正在Curry和Ball这样的先驱者引领下旋转着向前进。

「现代数学正在抹杀数学史,」Robin Hartshorne在1977年所撰写的《代数几何》这本教科书中写道。「每一所新学校都在用独家的口吻重新描述学科的基础知识,这或许让学科在逻辑上变得更加易懂,但从教育学层面上来说,这不是一件好事。」

众多退休球星对这赛季这支创造历史的勇士队表达过不以为然,我们可以从中挑选出一个颇具竞争力的阵容:Oscar Robertson,Charles Barkley,Scottie Pippen,Gary Payton,Tracy McGrady。这些老一辈的球星对于勇士队所建立的全新的篮球秩序表示轻蔑,这源于他们难以接受「曾经熟悉的风靡的篮球理念如今渐行渐式微,被全新的打法所取代」这样的现实,他们在以否定的方式进行自我保护。

曾经的主流思想认为,一支倚仗快攻和三分球的球队不能赢下冠军。儘管勇士队在去年拿下的冠军让质疑的声音平息下来,但在舆论讨论中依然固执地残存着一些偏激的批评言论。这些老一辈的球员也会Ball一家的打球风格颇有微词。LaVar Ball也听闻了这些批评者的指责,但他把这些抱怨的声音挥至一旁。

「当我被问到为什幺我们打得这幺快的时候,我是这样的说的:我们并非是想创立一种新的战术,我们只是在用身体的本能反应打球,」LaVar这幺告诉我。「当你听到临近爆发出一声巨响,你不会说,‘是盘子打碎的声音吗,是窗户打碎的声音吗,或者是一声枪响?’你不会想那幺多。你会立马拔腿就跑。这是人之常情,但似乎大家想得太理所应当,太墨守成规了。在我家的男孩子们还小的时候,就开始有人表示不认可,‘哦,这样是不行的。你们这样做事不合常规的。’好的,没问题,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坚持这幺做的,然后结果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在篮球史的大多数时间里,赢下比赛的关键是在攻防两端统治靠近篮筐的区域。而之后三分球的出现以及之后其重要性不断地被强调,为观看这项赛事提供了新的姿势。我们见证了过去20年三分球逐步变成主流的过程。现在,能将内外兼修做到淋漓尽致的球队才是最后的赢家。

我们尚在「太空竞赛」的半途,而金州勇士队是对新兴篮球理念进行注解的先驱者。在赢下一场几乎一半进球来自三分线外的西区决赛第七场后,金州勇士队开启了他们连续第二年的总冠军赛之旅。儘管他们并非一帆风顺的季后赛征途证明了勇士队并非如球队大老闆Joe Lacob所说的那样「领先好几光年」,但他们确实扮演了时代引领者的角色,只是他们并非是唯一的先驱化身。

奇诺岗哈士奇队看上去代表着未来篮球的模样。在35场比赛里,他们把高中篮球比赛变成了充斥着35英尺远端炸弹和子弹传球纵贯全场的惊奇演出。这支球队的进攻体系是八十年代后期Paul Westhead 带领的那支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先锋部队和现下勇士队对于远太空的勘探的混合物。他们将现代反篮球的教条铭刻在心——充分利用球场攻防两端的全部空间,通过迫使对手在一个无法持续的速度上打球,获取儘可能多的控球回合,投儘可能多的三分球。

见证哈士奇队的运转可以被视作是在回溯整条篮球发展的时间线时,某种长期被视作离经叛道的打法突然被广为认可。在35场比赛中,奇诺岗高中,公认的全美第一高中,变得战无不胜,他们追平了加利福尼亚州单赛季得分超过100分的场次记录(18场)。这支球队创造了非职业联赛球队中最好的赛季之一。

Ball家的男孩子的名声撼动着整个高中篮球界:Lonzo Ball,即将登陆UCLA,ESPN榜单上排名全美第四的高中生;LiAngelo Ball,即将升入高四,今年哈士奇队中的头号得分手;还有LaMelo Ball——为了满足LaVar能看到三个男孩为同一支学校代表队出战的愿望,Ball家小弟跳级加入哈士奇队,他今年才14岁。

亲密无间,三兄弟的感情如同磁石般牢不可分。Lonzo是坚韧的修行者,极其无私的守护者:在2016年的麦当劳全明星赛上,他在一分未得的情况下追平了单场最高的助攻数记录(13次)。LiAngelo有强横的身体,他的卧推达到了350磅:据报导,他身高6尺6,体重215磅,吉洛是一个防守型的后场,担当得分后卫——LaVar曾试验过让LiAngelo打控球后卫,但是当他意识到这个孩子一过半场就想出手投篮时,还是把他拉回到得分后卫的位置上。

如LaVar给LaMelo下的定义一样,Ball家三弟被视作这个家庭的「混合型」后卫;他那受到Odell Beckham[注2]启发而打造的髮型,以及他所表现出的对30英尺投篮的热衷——儘管他常常表现得力量不足以至于有时候无法舒展地完成一次上篮——都让他成为了Ball家兄弟里最受欢迎的那一个。

注2:纽约巨人队的外接手,NFL当下最炙手可热的新星。

他们不仅仅视自己为篮球运动员,他们还将自己视作场上的表演者,儘管你无法从他们脸上的表情读出这些资讯——在完成一次进球后,兴高采烈的庆贺声未息,紧接着便是一次几乎得手的抄截机会,或是在瞬息之间错失了将对手引入防守陷阱的机会。在场下,氛围几乎更加轻鬆自由。值得一提的是,似乎三兄弟里只有LiAngelo继承了父亲庞大的骨架。

这支奇诺岗高中球队的惊豔亮相让他们名声鹊起。在去年六月份的巡迴赛上,当时才13岁的LaMelo先发出场,完成了他的高中生涯的初次亮相。他得了27分。整个队伍一共得了98分。寻求报导内容的高中体育媒体把目光投放到这个故事上。「这像是一场向南加州篮球界迫近的‘完美风暴’,」Eric Sondheimer,一名报导了高中体育界近40年的洛杉矶时报记者对我如是说。「我之前写道,当所有人都开始追逐这股潮流时,这项运动会看上去如同马戏团表演一般热闹。而且我们现在确信…」

在寻求通过人情关係搞到奇诺岗高中的比赛球票无果之后,那些被哈士奇队击败的球队的教练们只能自掏腰包去观看奇诺岗高中的巡迴演出。有比赛的时候,Sondheimer会提前若干小时去到球馆只为了能找到空的停车位,即使是这样,也无法确保进到球馆里有空座位。我们举一个小片段来说明奇诺岗在高中篮球的统治地位:即使你把上赛季第一场联盟赛事排除在外——一场一边倒的大胜製造了奇诺岗高中最大的分差优势记录,98分——哈士奇队的总净胜分依然要高过本赛季的金州勇士队在NBA例行赛的净胜分。金州勇士队在15-16赛季的例行赛里一共净胜对手882分;奇诺岗高中本赛季的净胜分高达994分,而他们仅仅只打了47场比赛。这支球队表现出的种种统治力并没有让LaVar Ball感受到意外。「我很久之前就说过了,」他说。「我告诉他们‘我保证,当我其他儿子到球队里的时候,放眼全美,没有球队能击败我们了。’」

除了是Ball家的发言人之外,LaVar同时也是这个家庭篮球事业的缔造者。他身高6尺6,体重270磅,90年代中期曾在纽约喷气机队和卡罗莱纳黑豹队的训练组里担任边锋。他迎娶了蒂娜-斯拉汀斯基,他在大学里邂逅的亲密爱人,蒂娜曾在洛杉矶的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打过篮球。如今他们俩一同执教一支名叫「Big Ballers VXT」的AAU球队,这支球队被用来实验他们家开发的打球风格。「我们打比金州勇士队还要快得多。而且我的孩子们从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这样的节奏中打球。」 —LaVar Ball

Steve Baik是球队名义上的教头(他在赛季结束后离开了球队),但球队的这种打法理念完全来自于Ball家的灌输,一开始史蒂夫只是迫于形势表示退让,但渐渐他成为了这种打法最忠实的拥护者。并没有固定的死板套路,而是迅速地阅读防守并随机应变。「这是他们自小根深蒂固地牢记心底的东西,」Baik在接受纽约时代杂誌时说。「Ball家兄弟实在是太擅长做这些事了,我们只需要拥抱现状,享受他们的表演。」

防守端,哈士奇队打区域压迫性防守,不断与队友进行身体接触,骚扰对手,让其进入早已预设好的陷阱。而当他们队中最好的运动员保护下篮板时,LaMelo早已偷下到前场。这就是一场魔术秀的开始。奇诺岗上赛季的成功其实并没有任何祕密可言。在球场上,Lonzo将所有事都置于他的掌控之中。他的「单手传出纵贯全场引领进攻的助攻」这一招牌的动作也许是篮球比赛中最能让人屏气凝神期待的瞬间之一。

NBA新潮流就是要跟着Stephen Curry走?

这种传球是家人之间存在心灵感应的体现。Lonzo常常能把握他的兄弟们的步伐,传出恰到好处的传球,领着弟弟们完成一次轻巧的上篮,但是我保证我见证过,不止一次,他的传球贯穿整个球场,从球场的右边飞到了落在前场左边底角的LaMelo手中。这看上去像是一个现代的奇蹟:在他脑中还没根据两个弟弟的具体落位形成具体的传球路线之前,他的肩膀已经向后甩準备扔出这个球。这展示了肌肉记忆(在Lonzo以三年级学生身份对抗八年级的学长时,他就开始使用这项长传的技能)以及他的肌肉力量(儘管身高6尺6,只有195磅,看上去是瘦长型后卫,但是Lonzo的卧推量达到了270磅)。这种后场一传是Ball家兄弟进攻的高度默契的基石。「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次好的出手机会,」LaVar说。「我无法掌握——如果我们在一开始的两到三秒就得到这样的出手机会。因为你得传球6-7次,然后你才能得到Lonzo后场一传就能创造出的底角出手的机会。

Ball家三兄弟一直都被鼓励在三分线外超远端发炮,哪怕在多次投失之后。他们使用常用的篮球智慧作为武器去对抗他们的对手。「每个人都习惯于在三分线外开始防守,因为你们就是这幺被教的,」LaVar说。「但我们会利用更多球场的空间。」利用压迫性的防守去获取球场每一英寸的潜在价值,你就掌控了你的对手。相较于忘却这幺多年来对于基础知识的学习和秉持,向一支如奇诺岗高中一样强大球队投降显得要简单很多。这也是一整个赛季,金州勇士队是如何挫败整个联盟的——整个NBA不得不学会如何去阻止这样的投篮,在此之前,从来就不需要在那幺远的距离就要做好防守準备。

儘管有如此多的相似之处,LaVar还是对「金州勇士队对他儿子们产生了影响」这样的言论嗤之以鼻。「我们打得比金州勇士还要更快,」他说。「我家的男孩子们从很小就开始以这样的方式打球。」但是,再远些,40英尺的投篮,如何?

「我让LaMelo在7岁的时候就开始练习这样的远投,」LaVar说。「我让所有的孩子在近乎中场那该死的地方就开始投篮。」

平心而论,Curry本赛季表现被称为如神临凡与他施法术一般所创造出的那些不可思议的进球瞬间脱不了关係,以至于我们无法将这些令人目瞪口呆的表演与他并不出众的体魄对等起来。联盟通行证的推行以及社群网站集锦的传播,让我们不需要等上若干年才能看到一个伟大的球星对于下一代年轻运动员的影响,我们只消等上数日,就能看到结果。

LaMelo尤其与Curry酷肖,不管他自己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个赛季充斥着让人眼花缭乱的演出,而LaMelo在今年二月对上梅特德伊高中(加州地区长盛不衰的精英斗室)时在第三节的精彩演出,让所有人都开始拿他与NBA那位背靠背MVP作比较。

在其中一个回合中,Melo持球推进,然后耍了一套简洁利落的Curry式运球。他借中锋Onyeka Okongwu的高位掩护向左侧突破,直冲禁区,吸引了五个梅特德伊高中球员的目光。Lonzo当时落位在右侧底角,出于一种本能,他沿着底线突然启动加速,越过了注意力被球吸引的防守队员。Melo将球高高抛至空中——超出他预期的高——几乎都要超过篮板上沿,然后看着他这八秒的杰作在空中徐徐展开。球落向球筐的右侧,径直掉入飞入空中的Lonzo的手中。Okongwu——或许之后他的发展会好过Ball家的三兄弟——势不可挡地冲向球筐,他的双手高举,也尝试着去接这个球。但他随即便放下双手——因为他意识到他的队友,「空袭者」Lonzo,已经搞定了一切。

换成另外任何一支队伍,都无法打出如此完美的控卫与中锋挡拆进攻配合,但是全美排名第一的队伍并非是凭着按固定战术稳扎稳打达到现在这个高度。一分钟之后,Melo——5尺10,也许只有120磅——在脚尖刚刚触碰到中场的标誌时就果断出手,超远的三分,穿网而过。

LaVar坚持认为LaMelo会成为兄弟三人中最好的那个,并大力称颂自己的做法——让LaMelo跳级和两个哥哥同队打球以实现这个家庭长久以来的期待。

「LaMelo从来不和同龄人作对抗,」LaVar说。「这就是为什幺他能在高中级别的比赛中表现得如此自如的原因。他从11岁开始就开始打17U的比赛。我让他在六七岁的时候就开始与八年级的学生一起打球。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幺新闻。他总是只能看到对手的肚子。他还没有能和对手‘面对面’地交手过。」

当然,LaMelo还在长大。今年14岁的他已经比同时期的Lonzo和LiAngelo长得都要高了。他还有继续长高的潜力。如果他是那个将高中篮球推向一个刺激的未知方向的球员,那他将拥有不仅仅只是成为Stephen Curry的影子的机会,他能成为第一个完整的自己。三年对于一个少年来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

NBA新潮流就是要跟着Stephen Curry走?

去年,1989-90赛季那支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队——被广泛认为是大学篮球史上最伟大的进攻型球队的头号得分手Ball-Kimble,写了一封倡议书给大学篮球界:这项运动已经到了一个进攻性的决定性时刻;到了提速的时间了。

在2015年,整个大学篮球界的进攻呈现火山喷发的趋势,达到了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从未达到过的高度,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态势)源于强调三分球的风气瀰漫了整个NCAA。但是Kimble所倡导的是比投三分更加激进的东西。本赛季休士顿火箭队是最倚仗三分球的球队,他们的三分出手次数佔总出手的37%。但在NCAA的1级联盟里,有132支球队达到或超过了这个数值标準。但并非每一个围绕三分球主打的进攻体系都是高效的。

Kimble所领导的那支89-90赛季的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场均每40分钟能拿下122.4分,而本赛季的这支创造了历史的奇诺岗高中场均每40分钟能拿下122分,前者只是稍胜一筹。Kimble认为大学篮球需要被拯救。而那个救世主,或许就是18岁的Lonzo Ball,一个意外继承了Kimble精神意志的年轻人。

今年秋天,关于Lonzo Ball的成长故事将会在UCLA翻开新的章节。一支在过去这个赛季打球节奏在全美排名第70,三分球出手率在全美排名第331的棕熊队,将会迎来一位擅长引领快速节奏,同时投篮无死角,无距离限制的专家,一个自带体系的球员。作为全美最有趣的新人,Lonzo将会步入保利球馆,书写他的传奇。他所受的非传统的篮球教育将会以何种形式在其大学生涯中进行展示,我们无从得知,但在大学级别的比赛里,教练才是裁定者。在成为UCLA的控球后卫之后,他就不能再只为满足父亲的狂热念头而打球了——这种狂热念头会让几乎事必躬亲的大学教练抓狂。棕熊队主教Steve Alford会尝试改造Lonzo以促使后者嵌入自己的体系之中吗?

「Lonzo将会继续沿袭自己当下的打法,」LaVar说。「那(种打法)将会震惊世人。去到那里,他将改变整一支球队的动态。每一人都不得不来主动适应他。因为Alford知道我把Lonzo託付给他并非是让他去做任何改变的尝试。他已经观察我的孩子们很长时间了。他知道我的孩子们能做什幺。」

(我们在週四尝试着通过UCLA的体育中心话务部门联繫Alford,但是他在出版之前并没有给予任何回覆。)

如果听起来LaVar像是要从UCLA篮球队的未来收穫一些分红的话,那是因为他在这个「项目」中距离资颇多心血。Ball家三兄弟都已经承诺加入熊队,这意味着,在今后至少四个赛季里,LaVar将在西木区[注3]扮演一个斯文加利式[注4]的人物。他的儿子们在UCLA登记入册,他的篮球理念也是。整个NCAA联盟準备好这幺快就迎来这种与众不同的节奏的注入吗?

注3:UCLA所在地(Westwood)。

注4:英国小说家乔治-杜-莫里耶笔下下塑造的用催眠术控制女主人公、使其惟命是从的音乐家。

「NCAA已经準备好了;问题的关键是这支球队是否做好了準备,」ESPN的大学篮球分析师 Fran Fraschilla在接受採访时说。「这是一种需要获得全队上下完全认可的(颠覆性的)节奏,不仅仅需要获得所有球员的支持,还需要教练能毫无异议地接受和实行。」

Fraschilla是六月底在Alameda由Stephen Curry筹办的「SC30选择训练营」的主要负责人,这个训练营的邀请对象主要是全国範围内的顶级后卫苗子,而Lonzo以导师的身份在训练营上亮相。

「在那样的体系中你不能半途而废,因为这个体系是彻头彻尾不同于其他,」Fraschilla说。「如果你期待以那样的方式打球,那幺你每一部分的训练都得按照该体系的节奏来打造。这极其考验教练的耐性,因为不经彻骨寒,没有扑鼻香。」

UCLA在不久前才刚与Under Armour达成了NCAA历史上数额最大的装备赞助合约——具体数额为15年2.8亿美元。新赞助商的加入以及球队风格的转型,让棕熊队在接受全美聚焦的情况下,显得有些前途未卜。下赛季,当Lonzo Ball在比赛直播中距离出第一个35英尺的投篮时,或许将会引起道义範畴内的混乱——但是Ball家人会安之若素,只要你不将这现象视为湾区那支球队带来的连锁反应。

「这不是Stephen Curry,」LaVar固执己见。「这是来自Ball家的男孩们——新生代。」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汇丰娱乐安卓版|最权威的生活指南|集生活消费网站|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